当前位置:首页>医院政策 >新闻>正文

4亿慢病患者“药不能停” 一场医药电商的补位赛

2022-12-04 责任编辑:未填 浏览数:4 天涯医药网

核心提示:疫情期间,网上购药需求泛滥,既培养了消费者尤其是慢性病患者的认知,也让药企看到了医药电商的能力。针对这些患者,医药电商搭建了“药品信息桥梁”,专门推出了“湖北慢性病患者挂号平台”,并联合当地药店建立了配送网络。。

医药电商作为药品销售终端之一,一端连接着消费者,另一端连接着国内各大药企。疫情期间,网上购药需求泛滥,既培养了消费者尤其是慢性病患者的认知,也让药企看到了医药电商的能力。

一个多月来,文丽和其他所有武汉人一样“出不了门”,但随着疫情的持续,她逐渐意识到一个巨大的隐患。她——63岁的父亲得了慢阻肺,药快吃完了,给老人雾化用的爱泉乐也快用完了。

“这个时候,别说去医院,就连附近的药店都不敢去。况且药店也没有这种药。”文丽担心地说,“只要一想起来,半夜就睡不着,睡着就是各种噩梦。”

李父亲的情况并不是个例。中国有近4亿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服药,定期去医院复诊。一般来说,慢性病医保的剂量是一次4周,个别地区个别疾病的剂量会延长到12周,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患者一次最多只能储存1个月的剂量。

疫情爆发以来,由于医疗救治和交通限制的影响,许多地区的慢性病群体难以复诊和取药,直接面临停药危机。除了COPD患者,癫痫患者,术后康复患者,糖尿病患者,抑郁症患者,甚至一些罕见病患者,一旦停药,病情都会受到不可逆的影响。

针对这些患者,医药电商搭建了“药品信息桥梁”,专门推出了“湖北慢性病患者挂号平台”,并联合当地药店建立了配送网络。联通患者组织和志愿者试图打通配送环节的“最后一公里”。

就这样,李文找到了她父亲急需的爱全乐,但另一种口服药物一直没有找到。“如果没有药,老人怎么办?我真的很想哭。”她说。

在看到医药电商为患者解决问题的同时,也要看到其局限性。由于药品的特殊性,医药电商药品本身的品类有限;城市封闭、交通管制等因素的叠加,使得医药电商所依赖的物流优势难以延伸。

“根据目前已经收集到的退药登记信息,总体情况大概是这样的:60%可以通过线上和本地调配解决,20%是找货的问题,剩下的20%需要通过后续志愿者完成。”京东健康医药部总经理金在接受亿欧大健康采访时表示。

断药危机对于慢性病患者来说,吃药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必不可少。

胡梅家住在武汉市武昌区。66岁的她因为癫痫已经服药10多年。她每天都要吃两种药,卡普兰和曲来。由于疫情,她住的小区完全封闭。上一次她去离家最近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开处方,是在1月中旬。“只开了一个月的量”。

癫痫,俗称“羊角风”,表现为突然意识丧失,口吐白沫,肌肉紧张性收缩。目前,药物是治疗和控制癫痫的主要手段。如果患者无故减少或停用药物,很容易导致癫痫症状的复发,而且很多抗癫痫药物属于神经精神疾病的治疗,相对来说比较难买到。

“我以为吃了这些就去医院好了,没想到有疫情,”胡梅说。小区禁止出入前,她也想过在家多开点药。但她问了武昌几家三甲医院,都没有她需要的药。她也给武汉当地几家大型连锁药店打过电话,但唯一有货的药店在长江对岸的汉口。

她在医院和药店找到办法后,开始从网上求助。“我从来没有找过药

各种办法都试过了,胡梅的心越来越紧张。眼看再过一周她就要停药了,疫情发展也不清楚。她不得不擅自改变药物的剂量,把剩余量小的药吃了一半,剩余量大的药加了一半。她也知道这很危险,“但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面临退药危机的不止胡梅一个人。在距离武汉140多公里的湖北黄石市黄石港区,林炜的父母正面临药物告罄。两位老人都已经70多岁了,需要每天服用降压药来保持血压稳定。独生女林炜在国外工作多年。去年12月底回国看望两位老人后,她春节没回家。

两位老人平时吃的药,都是靠熟悉的邻居去医院药房帮他们拿。然而,春节期间,邻居们都不在家。尽管林炜在12月底就去了医院,为两位老人准备了足够的春节药品,但随着疫情的爆发,她仍然担心远在千里之外、生活在国外的父母的情况。

疫情的爆发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尤其是湖北省1300多万慢性病患者。许多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癫痫和术后康复的患者需要定期复诊和购药。在这个非常时期,很多地区去医院不方便,有交叉感染的风险,所以被迫面临停药的危机。

医药电商补位幸运的是,戒毒并没有真正发生在胡梅和林炜的父母身上。12天前,胡梅在小区门口拿着快递送来的药,两位老人需要的降压药顺利买到了。

这些都得益于“湖北省慢性病患者停药求助登记平台”。2月10日,京东健康旗下的JD.COM大药房在该平台上线。历时两周多,截至27日晚,平台共收到湖北慢性病患者求助1.6万余条,平台上登记的慢性病患者80%的用药需求得到了满足。

1654943177524230.jpeg

在这6000多个求助请求中,癫痫、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患者、重度康复期患者占求助请求的2/3,另外1/3为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从地区来看,2/3的患者来自武汉,另外1/3的求助者来自除武汉以外的湖北其他地区。

当时胡梅也试了试,提交了自己的用药信息求助。第二天,JD.COM客服电话联系了胡梅。客服询问情况后告诉她,她需要的药在JD.COM平台上的一家大药房旗舰店有售。本来可以从武汉当地的药店仓库快速发货,用快递送到小区门口的3354。就这样,胡梅成功找到了她需要的药。

林炜父母的情况也是如此。林炜帮忙注册求助信息后的第二天,平台客户电话联系了两位老人,然后通过客服提供的网上购药链接,远在国外的林炜在网上为父母下单,帮两位老人买药,现在药已经送到了。

除了京东健康,阿里健康也在2月13日推出了“湖北缺药挂号”服务。截至21日,已收到紧急缺药信息数万条,其中不少来自武汉、孝感、黄冈等地区,其中87%为慢性病用药需求,且多来自乡镇;30%的患者已经面临停药,70%的患者剩余药物较少。

1654943177694233.jpeg

“患者提交信息后,阿里健康通过调动平台的药品供应链,如湖北药房联盟、全国药房联盟,结合物流和短期企业合作,以及药企的力量、多角色、多形式的社会力量的合作资源,帮助患者找到急需的药品,并

“我们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尝试,包括志愿者接力、县城送药、药店用小货车送药。”梁素娟说。

金麟还特别表示,收到的求助信息可以分为几种情况,80%的需求其实是JD.COM、顺丰等快递可以提供的,这就涉及到部分缺货。在JD的基础上。COM的申办让更多的商家加入,JD.COM大药房Xi安的库存将送往湖北;最难的是在物流完全不通的地区,大概有1000条信息。目前解决的办法一是找当地供应商,二是招募志愿者带货。

慢病是重要突破口除了关注湖北的慢性病患者,医药电商平台还尽力将服务拓展到全国。

2月26日,继前天公布针对湖北地区的五大措施后,阿里健康与天猫联合推出面向全国慢性病患者的处方药服务:患者打开淘宝APP搜索药品、选择药店,将相应药品添加到“需求清单”中。互联网医生开出随访处方后,最快30分钟内完成费用支付并收到药物。

1654943178503360.jpeg

2月8日,JD.COM大药房携手17家药企启动“慢性病关爱计划”。慢性病患者可以通过JD.COM大药房提供的随访、换药、购药、配送一站式服务,以及专属购药福利,规避感染风险,解决疫情期间购药难的问题。

1654943178708291.jpeg

其实不仅仅是疫情期间慢性病患者买药的问题,这些医药电商平台希望解决的是患者每天对处方药的需求是3354。经过过去围绕OTC、医疗器械甚至保健品的价格战和促销,医药电商的主战场已经逐渐延伸到处方药。

在近15年的B2C医药电商行业发展中,在上游,占医药市场总量85%的处方药难以流向线上医药市场,是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下游方面,对个人消费者网上销售处方药的限制是其发展的第二大障碍。

目前,随着国家对处方外流的鼓励和《药品管理法》的全面改版,这两个障碍正在慢慢被揭开,很多医药电商平台已经抢滩,或成立DTP药店或联姻互联网医院,为处方外流和处方药销售做准备。

其中,慢病是医药电商的第一个突破点。——慢性病患者数量庞大,对购药和随访有稳定的需求。随着治疗水平的提高和老龄化进程的加快,未来慢性病的市场潜力将进一步扩大。

一位内分泌学家曾做过一个比喻,“如果常见的治疗方法是接住落水的病人,那么对于慢性病的治疗通常是终身的,我们更倾向于把它理解为教会病人如何在水中生存。”在他看来,这种生存法则教育是公立医院难以实现的,这就给了互联网平台相应的空间。

健客CEO谢方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培养消费者的认知是医药电商的突破口。回到疫情,在实体医院交叉感染风险高的时候,医药电商通过各种活动培养用户进一步适应和熟悉网上处方药购买。

三天前,一张他身上带着药袋的照片在网上走红。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区网格员冯峰负责帮居民购买严重慢性病药品,挂了两串100多种药品。

1654943178978294.jpeg

在某媒体的推送中,有网友评论“电商会解决这个问题吗?”虽然这样的质疑可能有失偏颇,但消费者对医药电商的认知度由此可见一斑。

加速药品供应链重塑是药品销售终端之一。医药电商一头连着消费者,另一头连着各大药企在

中康信息旗下中康CMH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七大终端药品销售额达1.67万亿元,城市公立医院是最大的销售阵地,占据了一半的市场份额。但是,城市公立医院的销售增速在放缓。在分级诊疗、医药分开、处方外流等政策的引导下,基层医疗、零售药店、网上药店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步提升。

1654943179222949.png

此前,面对带量采购和医保谈判带来的变数,很多药企措手不及,纷纷表示要在医院市场之外建立新的分销渠道。例如,华森药业在去年3月发布2018年年报时就表示,未来产品销售将从以公立医院为主逐步扩展到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零售连锁药店和电商平台。

2019年9月底,在采访111集团首席运营官朱鹏程关于带量采购的话题时,他也向亿欧大健康提到了本次潮流3354对带量采购的系列影响。药企需要加强多渠道营销,尤其是借力医药新零售渠道,利用互联网医药平台的渠道和技术优势,快速到达院外市场。

具体来说,它解释说,目前,医院外的渠道不够集中和分散,制药公司建立自己的渠道在市场上购物将是昂贵和缓慢的。比如线下药店市场,全国连锁药店和单体药店超过40万家,药企自己去触达是不现实的。但借助互联网医药新零售平台,可以加快渠道下沉,快速发货。

回到疫情,线上购药需求激增,线上药品供应链压力陡增。“传统的药品供应链对互联网渠道不够重视。如果互联网药品供应体系畅通,供应链压力将大大缓解。这次疫情将重塑未来的药品供应链。”京东健康CEO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断言。

金特意解释道,“JD。COM积极动员上游合作伙伴找货保供。就像之前媒体和机构突然说的,双黄连有效,还有一个治疗艾滋病的,还有一个治疗疟疾的。以前从来没有卖过,但是JD.COM在物流方面有优势,所以得到了供应商的大力支持。”

在金看来,这次疫情让更多药企意识到医药电商的备货和配送能力。对于这些制药公司来说,它可以极大地帮助他们提高其药品在分散用户中的可及性。“例如,罕见病药物的需求非常分散。线下店备货很淡,只有少数店能备货。从运营的角度来说,这并不划算,但如果是电商,基本上一个仓库就能覆盖全省。

(为保护隐私,文中李雯、胡玫、林炜均为化名)

标签:
阅读上文 >> 最危险的临床试验:直接注射新冠病毒 测试疫苗效果
阅读下文 >> BioRxiv:抽烟越多,喝咖啡越多!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www.wuhanty.com/yiyuan/show-16129.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天涯医药网